任何語文, 都有兩大層次. 每層次, 也有內部結構.

 

層次一: 基本架構

1. 字法 --- 包括 字彙 及其組合建構邏輯. 約分三類.

   a. 百分之百的 字根 組合建構邏輯法.

   b. 百分之百的 單字 (無組合建構邏輯) 死記硬背法.

     c. 前兩者之混合.

 

2. 文法 --- 規範 “句子”.

   a. 句子 的格式. 如, 英文的 主、述語結構.

   b. 句子 的內涵 (意義). 如英文的 時式, 加 s 等.

 

層次二: 上層架構

1. 篇章 --- 集 句成篇. 篇中可有段落.

2. 圖書 --- 集 篇成書. 集書成圖書.

 

在兩篇文章中 [他們真的錯了 (http://tienzengong.pixnet.net/blog/post/35920864 ), 驚天動地, 卻是三樣情 (http://tienzengong.pixnet.net/blog/post/36063368 )], 它們證明了兩點.

1. 漢字是百分之百的 字根 系統.

2. 每個字的字義, 都可從字面讀.

 

也就是說, 漢語文的 字法, 是所有 (全部) 語文中, 最好的文字. 但是, 文法 呢? 漢語文的 文法, 與其它語文 (如, 英文) 比起來, 又如何呢?

 

許世瑛 是台灣的名教授. 他的一本書 “中國文法講話”( 由 台灣開明書店 岀版). 他的 中文文法, 與英文文法, 大致差不多. 也就是, 把中文硬生生的壓入英文文法的模子裡. 其愚蠢無知, 較 魯迅 之流, 更有過之. 在此不多談了.

 

文法 主要是規範與定義,“何為 句子?” 英文 句子 要考慮 時式 (tense) 、時態 (voice) 、多少數 (number) 、人稱 (Person/plurality) 、詞類 (parts of speech) 、冠詞 (article), 等等. 這些 囉囉唆唆 的名堂, 只有一個目的. 使 句義 明確.

 

很明顯的, 中文 沒有這些 囉囉唆唆 的名堂. 那麼 中文 句義, 是否都能明確表達? 胡適、魯迅 與 許世瑛 這些人, 一定都持否定的態度. 多說無益, 還是講些道理吧!

 

英文的那些 囉囉唆唆 的名堂, 仍然是無法明確表達 句義的. 如果 我們把所有的 標點號 (punctuation marks), 從 沙士比亞 的文章拿掉. 他的文章, 就句不成句了. 每人都可讀岀不同的句子了. 反之, 中國的古文 (文言文), 是不用 標點號的. 每篇文章, 不會被讀岀為不同的文章. 那就是, 中文的文法, 不需要 標點號, 也能明確的表達 句義.

 

在英文中, run-on sentence (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Run-on_sentence) [裹腳布的句子] 是最忌諱的. 寫此種句子的人, 立即成為 文盲 的代表.

 

Run-on sentence (A run-on sentence is a sentence in which two or more independent clauses (i.e., complete sentences) are joined without appropriate punctuation or conjunction. It is generally considered a stylistic error, though it is occasionally used in literature and may be used as a rhetorical device. An example of a run-on is a comma splice, in which two independent clauses are joined with a comma without an accompanying coordinating conjunction.) 它就是, 兩句變成一句時, 用錯了標點號. 如,

I went to school.

I ate my lunch.

錯 (run-on sentence): I went to school, I ate my lunch.

對: a. I went to school, and I ate my lunch.

   b. I went to school; I ate my lunch.

   c. I went to school and ate my lunch.

 

中文文法, 本來是不需要 標點號, 就能夠明確的表達 句義. 學了英文文法的 白話文, 學得最好的, 就是句不成句了. 連什麼是個句子, 都搞不清了.

 

中、英文裡, 句子 的定義, 就是 義全. 義不全者, 為半句或子句, 以 逗點 (comma , 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Comma ) 與其它部份隔開. 一句可有許多、許多的 逗點. 義全者為 句子, 以 句點 (period [。or .] 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Period ) 結束. 如果兩句混成一句, 就成 裹腳布句子 (run-on sentence) 了.

 

所以, 中、英文文法的共同重點, 就是要 句成句. 句中的 逗點不能少. 不能以 逗號代句號. 兩句連結的規矩不能錯.

 

一般人犯錯, 倒也不是什麼. 連 李敖 都不懂這些, 就是大事了. 就以 “杂评鲁迅和他 “ (李敖 1982.09.23, http://leeao.com.cn/zhawen/luxun.htm ) 一文為例.

 

“ 我想我会在货色方面、努力方面,给中国做一个榜样。至于在人格方面的坚苦卓绝,孤军奋斗。那更无人能比了(鲁迅、胡适那时候,国民党对异己的压迫力量,远 不如今天。鲁迅有租界和左联保护,胡适有帮口势力。他们都在尊敬知识分子的社会里,得到蔡元培等的支持。今天我的处境,的确比他们困难得太多了,大多 )。”

 

上文, 應該只有兩句, 而非三句. 正確的 標點如下.

“ 我想我会在货色方面、努力方面,给中国做一个榜样。至于在人格方面的坚苦卓绝,孤军奋斗, 那更无人能比了(鲁迅、胡适那时候,国民党对异己的压迫力量,远 不如今天。鲁迅有租界和左联保护。胡适有帮口势力。他们都在尊敬知识分子的社会里,得到蔡元培等的支持。今天我的处境,的确比他们困难得太多了,大多 )。”

 

沒改這兩個 標點符號, 那就 句不成句了.

 

 

“ 我说: 们是现在的国民党的批评者,你可知道过去的国民党的批评者他们多安全吗?们大都是在国民党刀枪拳头达不到的地方批评的,他们或在洋人保护的租界里批评 国民党("新月杂志"),或在北方军人的宽厚里批评国民党("独立评论"),或在允许办报的局面里批评国民党("大公"),或在民情汹汹的公理昭 时代里批评国民党("观察")……可是我们呢?们全身暴露在国民党空前大好的统治优势下,他们有高度集中的力量、有密集安打的环境、有四面是水的 方便、有日本留下的被统治惯性、有现代的镇暴设备、有一党独大、有八号分机、有大量的喊万岁唱梅花的小市民。……这一切一切,都足以使国民党的批评者心灰 懒、胆战心惊的。我们没梁山可上、没出境证可拿、我们活象玻璃窗户上的苍蝇--"前途光明,没有出路",随时都要被苍蝇拍子打下来。……可是,我们还是 做了!还是头破血流,一做再做了!维桢啊,不要搞错了,我们是最有勇气的人!们才是最 有勇气的人! “

 

上段的斷句, 也是很糟的. 改正如下.

 

“ 我说: 们是现在的国民党的批评者 [,。] 你可知道过去的国民党的批评者他们多安全吗?们大都是在国民党刀枪拳头达不到的地方批评的 [,。]他们或在洋人保护的租界里批评 国民党("新月杂志"),或在北方军人的宽厚里批评国民党("独立评论"),或在允许办报的局面里批评国民党("大公"),或在民情汹汹的公理昭 时代里批评国民党("观察")……可是我们呢?们全身暴露在国民党空前大好的统治优势下 [,。]他们有高度集中的力量、有密集安打的环境、有四面是水的 方便、有日本留下的被统治惯性、有现代的镇暴设备、有一党独大、有八号分机、有大量的喊万岁唱梅花的小市民。……这一切一切,都足以使国民党的批评者心灰 懒、胆战心惊的。我们没梁山可上、没出境证可拿、我们活象玻璃窗户上的苍蝇--"前途光明,没有出路",随时都要被苍蝇拍子打下来。……可是,我们还是 做了!还是头破血流,一做再做了!维桢啊,不要搞错了,我们是最有勇气的人!们才是最 有勇气的人! “

 

該用句點的地方, 用了逗點, 那就句不成句了. 更多的例子, 請查閱 “ 一文 (http://www.chinese-word-roots.org/tbook009.htm ).

 

除了絕頂的 字法, 中文的文法, 也是最好的. 可惜, 如此絕頂的智慧, 卻有了愚蠢的子孫.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釋 字 遊 戲

tienzeng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